島田豆甫

熱愛各種王右

是個車技不好但熱愛開車的選手

【方王治愈三十题】第二棒/自己種的植物結出了花苞

上一棒  @迷梦 

下一棒  @阡綖_ 

並不知道自己在寫甚麼系列,隨意看看吧OwO

--------------------------------------------------------------------------

“现在我宣佈,方家第三届家庭会议正式开始。”方士谦坐在沙发上,双手环抱严肃地宣布,而在他面前或坐或躺在地上的两名与会人士却都兴趣缺缺,睁着不明所以的眼神和方士谦六目相望。

"可能因为你们平常都不太管家裡的事所以不知道,但这件事真的会动摇到我们的家本...瓜瓜你给我回来,这很严肃你知道吗?"一把捞回想要趁机逃走的布偶猫,方士谦把她捞回自己腿上并使劲搓揉着他那身洁白又柔软的毛,手指着乖巧坐在眼前的边牧开始对他训话,”你看人家月月多乖,哪像你这个小捣蛋鬼。"

在挣脱了方士谦的魔掌后瓜瓜一个跃步跳到了一旁的矮柜上,优雅的整理着自己被弄乱的毛髮,而乖乖在他面前坐着的月月依旧对事情的发展满脸问号,歪头盯着主人的脸希望他给自己一个答案。

方士谦一脸深沉的用眼光扫过两个小东西后将目光投向了阳臺外,"要是不在你爸爸回来前解决这件事,我们全部都会被丢出家门的!"


这整件事要从一个星期前说起...

"士谦,我走囉。"坐在玄关的小椅子上绑好皮鞋鞋带,王杰希接过方士谦递过来的公事包后跟他交换了一个简单的吻,顺手摸了摸前来送行的两个傢伙的小脑袋瓜,"你们要乖乖的,别搞破坏给士谦添麻烦,听懂了吗?”

退役后的王杰希继续在联盟的总部工作,不久和自英国学成归国的方士谦一起在郊区买了栋双层别墅,两人就这样带着各自的猫狗开始了同居生活。

和身为自由接案设计师的方士谦不同,王杰希的工作性质没办法让他一直宅在家,必须要当个空中飞人四处洽谈签约,所以每当他离家后家裡的生物都交给方士谦来照顾,包括月月和瓜瓜,及阳台上的一众植物。

王杰希退役后的另一个兴趣就是养花,举凡兰花、雏菊、月下美人都是他的守备范围,看着长的欣欣向荣的植物们让他的心情非常好,因此在他离家前千交代万交代方士谦一定要记的浇水,以防他的心肝宝贝们乾成稻稈。


然而方士谦仍旧是忘了。


在王杰希前脚刚走后他就接到了一个标记着特急件的案子,因此在未来的几天除了给宠物们放饭外几乎都没有踏出自己的房门,也理所当然地没有去阳台,忘了替植物浇水。

所以当他按下送出,一脸神清气爽的站在窗前吹风时的心情是舒爽的,往下看发现那些叶片泛黄的植物时心情是崩溃的。


完了死定了好笑了爆炸了世界要毁灭了啊啊啊啊!!!!!


无法从两隻小动物那得到解决方法的方士谦生无可练的将自己蜷起躺在沙发上,灰白的脸四透露出了死亡的气息,让原本想要过去安慰主人的瓜瓜望而却步,转而跑到月月的身边蹲着。

提早结束行程回家的王杰希剛进门就发现家裡气氛有些古怪,一走到客厅就看见縮在客廳角落,神色紧张的小动物们以及近乎死在沙发上的自家男友。

安抚的抱了抱月月和瓜瓜后选择性忽略行为诡异的自家男友,王杰希走到窗前就看见了枯黄一片的植物时突然就能理解为何方士谦会有如此反应,正想回过身去就被人从身后抱住。

"杰希我对不起妳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是忙到忘记了...."耳边传来一离串死气沉沉的低喃让他忍俊不禁,拉开了抱住自己的手和方士谦面对面,他脸上沉重的黑眼圈透露出了他这几天因为忙于工作完全没有睡好的事实,让王杰希有些心疼。

"你知道吗士谦,有时候叶子掉落并不意味着死亡,而是意味着新生。"

王杰希的这番话引起了方士谦的兴趣,他抬起原本低垂的视线看往了王杰希手指所指的方向,在那叶子近乎掉光的植物中看见了一个小小的花苞,微微地绽放着。

"这叫做绣球花,是一种为了开花而牺牲掉所有叶子的植物,所以每当花期结束后药师许多的肥让他恢復生机。"王杰希轻聲地说着,並趁方士谦看花看到出神时亲暱地在他的耳垂咬了一口,"所以士谦..."














"要是下次你敢再忘记浇水,我就把你做成肥料。"


评论(10)
热度(51)

© 島田豆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