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田豆甫

熱愛各種王右

是個車技不好但熱愛開車的選手

【方王治愈三十题】第二棒/鞦韆椅,熱水和柔和的輕音樂

上一棒   @谜梦🍁 

下一棒  @阡綖_ 

強硬對題&復健系列,太久沒開車了結果寫的跟SB一樣

---------------------------------------------------------------------------

方士谦回国了。


在阔别了6年7个月又21天后终于再度踏上了这块熟悉的土地,方士谦在飞机落地后还来不及感叹个几句,就被同为二期的那几个兄弟连拖带拉的直接打包扛进了附近的烧烤店,等他回过神来后就发现他被安置在长桌的首位处,面前还摆着两串烤的恰好的鸡屁股,油亮的令人心动。

"老方在发什麽呆阿?是不是因为太感动所以说不出话来啦?"熟练的翻动着烤网上的肉串,张佳乐将肥美的羊肉串刷上酱汁后,在方士谦期待的眼神中将肉串直接放进了林敬言的盘裡。

"感动你妹阿,我只是在思考人生而已。"对自我感觉良好的损友翻了个白眼,方士谦拿起鸡屁股串咬了一口,嗯,果然还是熟悉的屁股最对味。

"讲到这个,老方你之后有甚麽打算吗?"将斟满果汁的杯子推给了方士谦,林敬言有些好奇的问道,在一旁的张佳乐也点头如捣蒜,表示对这位喝过洋墨水的同期的生涯规画很有兴趣。

受访者本人倒是不急着回答,他先乾了那杯柳橙汁再用纸巾擦了擦油腻的嘴角,最后用高深莫测的眼神缓缓地扫过两位听众,"其实也没什麽特别的打算...可能就找家公司,然后从总经理开始干起吧?"



王杰希是个很有格调的人。

具体的表现是,除了办公室坚持用冷色调的装潢以外,连办公桌都要挑选纯黑的原木製特别订製款,矮柜上放着几盆欣欣向荣的小多肉,隐藏在其中的音响播着柔和的古典音乐,将整间办公室衬托的十分雅致,还颇有玩心的在房间角落的茶几上放了个小小的、鞦韆形状的发条音乐盒,为办公室增添些不同的色彩。

就算如此,其他来参观的亲朋好友还是纷纷将整间办公室评为"异常性冷淡风格",面对这些评论王杰希仍旧不以为意,反正他是这间公司的总经理,只要他爽也没人敢多说什麽。



又是一个和平的早晨,多肉在自窗帘缝透入的阳光碎屑中闪耀,隐身于其中的小音响播放着轻音乐,牆角处小茶几上放置着一壶由助理送来、尚还冒着热气的文山清茶,一切都是那麽的平静,那麽的安详。

但如果将镜头拉往办公桌后,就会发现眼前的宁静只不过是个假象。



被压在木製的办公桌上,王杰希的双手死攀着办公桌的桌沿,紧抿着嘴唇死命忍住挤进要冲出口的呜咽,忍受着久未体验的激烈撞击。

然而他这个反应让在他身后努力工作的人的不满,在加大力度的同时也将手伸进了他未脱的白衬衫内,在他敏感的后颈处摩娑着。这个犯规至极的动作让王杰希的身体瞬间颤抖了下,发出了声如幼猫般的呜鸣。

"我还以为你忘了怎麽出声了呢,结果还是记得吗。"满意得俯身亲了亲他沾着薄汗的脸颊,方士谦伸手"好意"的替王杰希整理着胸前的领带,手指还时不时的扫过他敏感的乳尖,"设计公司最重要的就是门面,堂堂总经理怎麽能连领带都繫不好呢?

"混蛋...哈..."太久没有做而使身体实在是敏感无比,王杰希被方士谦的这些小动作弄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只能伸出虚软的双手反抓住方士谦的衣领,无声的抗议着这种单方面的欺压。

好像是知道自己玩得太过火了,方士谦在王杰希爆发的前一秒适时地放下被自己玩皱的领带,讨好似的往他的嘴唇亲了下去,并纵容王杰希在他的唇上报復式的乱啃。

"咬够了没?你以为你是月月吗?"在尝到淡淡血腥味后方士谦终于制止了他,抬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脸颊鼓的像河豚、忿忿不平的杰希小朋友时,忍不住撇过头去偷笑出声。

不满的勾脚踢了下方士谦的后腰,王杰希仰视着方士谦那张好久不见,却令自己无比熟悉的测脸时,突然兴起了一阵感叹,"...你真的回来了,感觉好不真实。"

"是阿,我自己也这麽觉得,"伸手轻抚王杰希的脸庞,方士谦转头正视着他并露出了个阳光灿烂的笑容,"但既然已经回来,就再也不走了。"


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还是熟悉的屁股最对味

#总之先找家公司,然后从总经理干起


评论(4)
热度(25)

© 島田豆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