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田豆甫

熱愛各種王右

是個車技不好但熱愛開車的選手

方王花語三十題 第二十二棒 星辰花 永恆的記憶

依舊在拖稿的邊緣大鵬站翅

日常自肥&爛尾系列

OOC、一點點的R注意OAO

可以的話就開始吧!

---------------------------------------------------------------------

踏着草地上的石砖向前走,最后在一座娴静的小木屋前停了下来,拖着行李箱的王杰希带着一颗微微忐忑的心,在深呼吸了几口后终于敲响了眼前的大门。

开门的是一个白髮花花的英国老妇人,戴着老花眼镜上下打量着这个外乡来的陌生男子,在听了他用破英文结结巴巴的说明来意后含着笑意的点点头,对他比了个请进的手势,"裡面坐,他等等就回来了。"

一边腹蜚着原来对方会中文这件事,王杰希提着行李箱走进了充满异国风格的小木屋中,在安顿好一切后开始四处张望。

这是栋传统的英式小木屋,面对大门的牆壁上有座壁炉,昨晚燃尽的柴火默默的散发着馀温,而屋子的后方是座别致的庭院,不大的土地中种满了各式各样的香草,井然有序的站在自己所属的区域中沐浴着阳光,乍看之下颇有欧式微草的风范。

客厅的木质地板上铺着灰黑色的羊毛地毯,并在靠近中央的地方随意的摆着两张沙发,椅套的布料也同样是用柔软的羊毛所製成,毛茸茸的看起来十分舒适。

一隻边境牧羊犬原本还趴在地毯上头闭目养神,直到王杰希于沙发上落座后才睁着好奇地双眼盯着他打转,在此同时也有隻美国短毛猫不知道从何突然窜出,在跳到了王杰希所坐的沙发的扶手上后和他对视了会儿,最终对他友好的喵了两声。

"地上的傢伙叫做豆乾,你手边的则是豆腐。"老太太将捧着木质的托盘走了过来,在将茶递给王杰希后伸手在猫咪的下巴搔了搔,"饼乾就快好了,你先和牠们待会儿吧。"

在看到了这样的环境后完全不难想像为什麽那个傢伙要千里迢迢地跑来这裡度假,王杰希如此想到。品尝着老妇人替他泡的花草茶,惬意的撸着在他腿上翻着肚皮、舒服的享受着按摩的豆腐,花瓶中插着的星辰花散发着和缓的清香,令人感到舒服的味道和气氛充斥着整个空间,让他感到有些昏昏欲睡...

踏着轻快的脚步,方士谦抱着装有鸡蛋和牛奶的纸袋哼着歌回到了小木屋门口,在将手搭上门把的那一刻他突然有个奇妙的感觉,觉得今天的小屋,好像有哪裡和平常不太一样。

"我回来..."拉开门把,方士谦还来不及说完整句话就被自己的曾祖母给摀住了嘴巴,在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看她后,望向了他手指所比的方向--

那是一幅宛若梦中的景象。

估计是因为时差还没有调过来的关係,王杰希在沙发上坐了会儿后就将头斜靠在椅背上沉沉睡着,喝了一半的花草茶被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头,手中抱着同样睡着的可爱猫咪,趴在脚边的豆乾发现有人回来了,抬起头对着方士谦摇了摇尾巴。

一把抢过了方士谦手中的纸袋,老太太推了下他后对着王杰希的方向努了努嘴,"还不快过去,人家不远千里跑来找你,总得表示点甚麽吧?"

看了眼一脸就是准备看好戏的曾祖母,方士谦在叹了口气后走到了散发着温暖居家气息的沙发旁,弯下腰去伸手捏了捏王杰希的脸颊,"傻逼希希起床啦,你看看豆腐都要被你闷坏了。"

像是要反驳他的话语般抗议的喵了一声,豆腐带着被吵醒的不爽狠狠的打了方士谦的手背一巴掌,随后跳上了一旁撒着金黄阳光的窗台,自高处俯视着这个打扰自己睡眠的鱼唇人类。

或许是因为这间房子令人感到放鬆的氛围和旅行的舟车劳顿让王杰希疲累的超过极限,任凭方士谦怎麽推怎麽捏都叫不醒,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只好选择将人给打横抱了起来,转过头去对着自己的祖母有些尴尬地笑了下,"杰希他可能是太累了吧,我带他去我房间睡...等等,祖母你要去哪?"

帅气的一甩皮衣,老太太在方士谦试图唤醒王杰希的时候手脚俐落地换了装,全身黑色的防护皮衣以及旧式的全罩安全帽,一身肃杀的气息和刚才那个慈祥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英姿飒爽。

"老娘今天要和老情人去兜风,晚上就不回来了。"阻止了方士谦的追问,老太太在替自己围上围巾后对他投以一个"我都懂"的眼神,并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是我孙子的话,就像个男人一样今晚给我搞定他!

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方士谦在安顿好王杰希后只来得及站在小木屋的门口,目送祖母骑着他心爱的老式档车向前奔驰而去,不一会儿便被吞没在夕阳的馀晖之中。

...自己的曾祖母还真是跟传说中一样帅气,真不愧是曾经统治过当地不良少年的女人。

自愧不如的叹了口气,方士谦转身回屋的时候发现王杰希已经醒了,正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自己,"她出门兜风了,大概到明天中午都不见得会回来。"不等王杰希询问,方士谦就自己将所有事情给招了个彻底,"那个老太太是我的祖母,当初在听说我打算到英国念书后就送来了邀请,让我放假的时候来她这边度假,而作为代价就是替他整理那片种满香草的花圃,然后..."

"方士谦。"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王杰希为了对方的迟钝深深叹了口气,随后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方士谦,"你是真心的以为,我千里迢迢的跑来这是来听你讲故事的吗?"

和王杰希对视了一秒,方士谦了然的笑了出来,伸手抱住了自己看起来有些不满的恋人,"当然不是,那我们现在就立刻进去正题?"

不辞千里投怀送抱,启有拒绝的道理?

王杰希在来之前就把所有的情况都设想过了,包刮做爱这件事,但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自己居然会在方士谦祖母的香草园中和他打.炮。

初夏的英国气温十分宜人,夜晚的冷风吹在身上还是让他到微微的寒意,赤裸的背靠在了刚修剪过的草地,感觉有些刺人,有隻小青蛙迅速的自他的身边飞跃而过,溅起的露珠打上了他的肌肤,让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

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大地,银白的光芒将方士谦的身影照的有些模煳,平常早就看惯的脸庞突然间变得神圣了起来,让王杰希不由得看得出神。

"你不专心。"用力地撞了几下以示不满,方士谦有些埋怨地将头埋进了王杰希的脖颈之间,像隻大型犬不停的蹭,王杰希则对他这种撒娇行为表示无奈,但仔细想想还真的是自己的不对,便撸了几把方士谦的头髮并在髮旋上亲了一口,"没什麽,只是觉得我的男朋友真帅。"

对他的称赞深以为然,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王杰希看的出来他的尾巴已经翘上天了,埋头在王杰希的胸膛不停啃啃咬咬,在上头留下一个个属于他的印记。

洗好澡坐在床上,王杰希对他男朋友疯起来的程度身有体悟,满身青紫的吻痕和痠痛的腰都在昭告着刚才的那段性事有多麽的疯狂。方士谦像是知道自己好像坐得有些过火,现在正殷勤的替他擦头槌腰,极尽狗腿之事。

享受着有如皇家的顶级服务,王杰希舒服的眯着眼让方式谦吹头髮,眯着眼睛四处乱飘,目光无意识的锁定了插在一旁的花瓶中,那束拥有典雅的外型与好闻香味的紫色花朵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注意到了王杰希的视线,方士谦将花自花瓶中拿了出来,用他灵巧的双手替花朵加工着,"这种花名为不凋花,又被称为星辰花。"

"花语为,永恆的记忆。"

拉过了王杰希的手,方士谦张开了手心对他展示了刚才完成的作品,是一个用花朵所编成的小巧戒指,紫色的花朵站在了戒指的正中央,向王杰希展示着他典雅精緻的身体。

"你知道的,嗯,我不太会讲好听话。"虽然紧张的连声音都开始结巴,但方士谦仍努力地将话说完,"有句话不是这麽说的吗,愿万千星辰为魔术师加冕,"

将戒指套上了王杰希的无名指,方士谦抬起头认真万分的看着王杰希的眼睛,"虽然我没有那片星空,但我想认真的请问、请问魔术师,你愿意让我用这朵星辰花为你加冕吗?"

紧张万分的等待着他的回应,方士谦在告白后完全不敢看向王杰希,连手心都开始狂冒冷汗。

王杰希看了看自己男朋友的那副耸样,又看了看手指上做工有些粗糙的星辰花戒指,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自己说,哪有人像你这样求婚的?"

"就这麽直接的把戒指套上来了,都不给我思考的时间,"

"你这样做,我不就只剩答应的选项可以选了吗?"

或许你不知道,但其实你早就已经走进了我的心裡,成为了我永恆的记忆。

评论(2)
热度(24)

© 島田豆甫 | Powered by LOFTER